企業丨武漢 工業重鎮的脈搏再次跳動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陳洋 日期: 2020-04-14

封城是一個需要極大勇氣的決定,而現在,武漢正在迎來另一個需要極大智慧的決定:解封。一座城市的復蘇,除了民生、消費、公共交通這些明顯可見的輸血功能,還需要考量它的深層造血功能。對于武漢來說,工業和企業的復蘇,意味著城市大動脈恢復了生機

本刊記者? 陳洋? 編輯? 蒯樂昊? [email protected]

?

在過去的兩個多月中,在不斷滾動的新聞里,武漢牽動著全體中國人的心,這座城市和在這座城市里矢志求生的千萬市民,被賦予了悲情和英勇的色彩。但是,回歸到正常的語境之下,我們不應該忘記,作為一個新工業城市,武漢坐擁汽車制造、鋼鐵、電子信息制造、裝備制造、能源環保和食品煙草這六大產業板塊,每個板塊都意味著以千億為單位的產值。在中國的戰略版圖上,武漢是不可忽視、極為重要的中部工業重鎮。

封城是一個需要極大勇氣的決定,而現在,武漢正在迎來另一個需要極大智慧的決定:解封。停擺了兩個多月的城市,從短暫的失序,到重新走向有序,這套考卷錯綜復雜,答題者太多,且無標準答案。2020年的春天,這套巨型試卷放在了世人面前,我們必須作答。

一座城市的復蘇,除了民生、消費、公共交通這些明顯可見的輸血功能,還需要考量它的深層造血功能。對于武漢來說,工業和企業的復蘇,意味著城市大動脈恢復了生機。

?

武漢光谷的線上和線下

3月28日早上8:20,在家蟄伏了六十多天嚴威,第一次邁出小區大門。室外氣溫在6攝氏度左右,空氣中漂浮著熟悉的濕冷。他所在的小區,位于漢口新華路,距離華南海鮮市場直線距離不足500米。

根據《關于在全市有序開放居民生活物資供應商業網點的通知》,每戶每天可派一人在所在無疫情社區范圍內購物,每次外出時間控制在2小時以內。這份《通知》是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區疫情防控組和市場供應保障與外事組在3月19日聯合發布的。不過,嚴威一直謹慎遵循“非必要不出門”的原則。

嚴威是武漢聚芯微電子有限公司的運營總監。聚芯微電子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專注于高性能模擬與混合信號芯片設計的科技公司,總部位于武漢光谷未來科技城,在歐洲、深圳和上海都設有研發中心。3月22日,總部通過了復工審批,作為第二批獲準復工的二十余名員工之一,嚴威在27日剛剛獲得了東湖高新區頒發的園區通行碼,他決定去一趟公司。

3月30日早晨,嚴威上班的路上已出現堵車 圖/受訪者提供

任務被排得滿滿的。早上從新華路出發去公司的路上,嚴威需要先繞行去接一位同事。這是公司的規定。為了減少員工的通勤風險,即便已獲得復工資格的員工,也鼓勵在家遠程辦公,必須要到辦公室工作的,應避免搭乘公共交通,要么自駕,要么找順路的同事捎帶。

這天是禮拜六,在公司附近的高新大道上,嚴威并沒有遇到同事兩天前經歷的堵車。他住的地方離公司遠,疫情之前,每天的通勤時間往往在一小時以上,遇到最堵的時段,時長甚至會加倍。他不會想到,一度讓他“很痛苦”的堵車,會在如今被視作生活秩序回歸的某種標志。

驅車經過園區,路上走動的人不多。辦公室里除了他,還有八位同事。他們大多租住在公司附近的人才公寓,復工不久,周末加班的狀態便開始回歸。兩個多月沒見,交談時,大家都自覺保持著兩米左右的距離。

之前午飯同事們大多是自己去食堂或者餐館解決,如今園區的商鋪尚未復工,公司會統一為不自帶餐食的員工預定園區食堂的員工餐,“特殊時期,還是要多為大家考慮一些?!眹劳撠熯\營的各項事宜,這段時間有好的提議,他幾乎都會采納。中午12:15,嚴威剛剛收拾完,開始吃午飯。這份25元的套餐包括炸糍粑、炒花菜、燒帶魚、青椒炒肉絲、米飯和一小盒酸奶。解決完午飯,他拎上事先打包好的三份員工餐,便驅車趕往武漢繞城高速豹澥出口。13:00左右,三位包車從襄陽返回武漢的同事將在那里跟他會合。

從襄樊到豹澥大約三四百公里,包車司機是同事在襄陽當地的順風車群里找的,1100元的包車費用由公司承擔。按照當前的規定,除運輸防疫物資和重要生活物資的相關物流企業車輛外,其他車輛仍然不能隨意離開武漢市。所以雙方約定,同事會在快到武漢的高速匝道下車,然后步行幾分鐘過來,再由嚴威把他們送回住處。這些天,已有多名有車的武漢同事參與了這場“接力”。據嚴威統計,復工第一周,已經有十名左右的外地同事通過各種途徑陸續返漢。

3月30日,武漢聚芯微電子位于光谷未來科技城的辦公室里,復工的員工正在工作

對于包括嚴威在內的聚芯管理層來說,如何幫助外地員工安全地返回武漢,是最亟待解決的問題。聚芯微電子設在武漢的總部共有66名員工,匯集了全公司七八成的研發人員。

和很多技術公司一樣,聚芯微電子在1月31日就早早啟動了線上復工。 “基本上這段期間在武漢的人,大家幾乎每個人熟悉的圈子里都會有人感染或疑似感染新冠病毒,甚至有人去世,這多多少少是會有影響的?!睂τ谏硖幰咔橹行牡娜藗儊碚f,有節奏、有進展的工作甚至是舒緩壓力的一個出口。

不過,因為芯片行業講究研發環境和協同,線上復工的效率還是受限。以芯片版圖設計為例,這一崗位對服務器的要求較高,辦公環境達不到標準,就會出現延遲。在總部復工批準前,有同事甚至輾轉來到深圳分公司,再由武漢同事想辦法將辦公設備快遞過去。

這也是高新區內眾多科技企業一直以來密切關注復工時間及條件的原因?!叭绻f我們線上復工的效率是平時的七成左右,我們樓上一家做巡檢和無人配送機器人的企業,可能只能達到二成,他們的復工需求會更迫切?!?/p>

讓嚴威驕傲的是,即便身處疫情中心,他們仍然在3月9日成功地在線上發布了“國內首顆自主研發背照式、高分辨率ToF傳感器芯片”,該芯片可被應用于智能手機、AR眼鏡、機器人和汽車電子領域。接下來,他們還會有重要產品要出貨,其中涉及到的部分版圖設計人員,也在3月24日由公司包車從河南接回武漢。為了滿足客戶的出貨需要,以及發布前關鍵的現場測試,從2月底,嚴威他們就一直跟園區聯系,希望能回辦公室?!吧暾埩鞒梯^長,但最終還是批準了。那個時候出門風險挺大的,最后去的都是家里沒有小孩和老人的年輕力壯的同事?!彼麄冊?月初成功實現了兩批產品的按時交付。

從3月23日復工首日開始,公司每天都會在員工的釘釘群里進行復工情況的通報,包括每日的復工到崗人員、近期的復工返程計劃,以及哪些需求是當前最緊迫的,“保持公開透明”。

3月29日,周日,嚴威去了趟母親所在的小區,他是去理發的。他已經很久沒有理過發了,家里的推子找不到了,正好母親所在的小區物業組織團購理發,東田的發型師,平時標價380元的服務,團購只需80元。因為預約的人較多,在物業打電話通知下樓前,嚴威在家等了好一會?!八闶菑念^開始,重新出發吧?!碑斎?,因封城無法返回武漢的創始人和聯合創始人也順利從廣州返回武漢。

3月30日,也是嚴威復工后的第一個工作日。早上8:53,九峰一路上,在距離紅綠燈五十來米的地方,他停下,拍了張照:久違的堵車回來了。

?

隔離病人離開了,住店客人還沒來

同樣有著迫切復工渴望的還有來世明。

說是“復工”,其實在武漢因疫情而冰封的兩個多月里,來世明就沒有離開過崗位。來世明是東呈國際集團湖北區的總裁。根據公開資料,東呈國際成立于2006年,旗下共有包括城市便捷酒店、宜尚酒店、柏曼酒店在內的15個酒店品牌,在全球兩百多個城市擁有3000家酒店,其中在湖北擁有四百余家門店,其中又有半數在武漢。

據來世明介紹,從1月20日到2月15日,集團先后免費提供了2萬多間客房,以支援武漢市抗擊疫情。2月15日之后,政府開始陸續有償征用,東呈把所有能夠營業的酒店陸續提供給防疫指揮部,統一分配給援鄂醫療隊、政府機關工作人員、志愿者、疑似病人等居住,高峰期有接近三百家酒店提供給指揮部。

來世明還記得封城第一周時的心潮澎湃。據他回憶,在1月20日鐘南山院士在央視明確表示“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前,武漢市都沒有任何的緊張氣氛。來世明原本計劃回咸寧老家過年,就在當天,他被江岸區有關部門找到,希望他能將一家用于集團辦公的直營店騰給指揮部工作。之后的兩三天里,陸續又有幾家門店收到通知。

1月20日,來世明(圖中)在武漢組織成立東呈國際湖北戰區酒店病毒防控指揮部 圖/受訪者提供

真正開始大范圍投身為抗疫服務,還是1月23日封城后。因為身處疫情震中,來世明更能直觀地感知到疫情的危急。封城之后,武漢市內交通完全癱瘓,許多醫護人員上下班不便,來世明便向集團董事長程新華請示,是否可以提供一些酒店給有住宿需要的醫護人員。程新華迅速召開董事會后決定,馬上騰出至少100家酒店來免費接待醫護人員,加盟商的房費應得收入,由集團統一支付。不到9個小時,來世明就列出了一份長長的酒店名單。

從決策到執行,過程一度讓來世明“很崩潰”?!澳菚r候本來就人人自危,我們的員工一聽還要接待醫護人員,很多都不理解,還有威脅要辭職不干的?!背藭灾岳?、動之以情,反復去做思想工作,來世明能想到的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核心干部自己上,對于一些表現優秀的員工,進行公開表揚。渡過了最困難的第一周,慢慢大家就由抵觸變為接受,很多員工自發到一線當志愿者。集團也出臺了鼓勵政策,對于在一線上崗的員工,除正常工資外,每人每天發放300元補貼。

截至目前,據來世明統計,他們在武漢地區仍有一百余家旗下酒店被政府征用,用于尚未撤離的外地援助醫療隊、志愿者、下駐社區的機關工作人員居住,以及疑似、出院患者的隔離等,而參與武漢征用酒店服務的員工數也從1月底的一兩百人增至一兩千人。

“3月初,疫情給我們的壓力還是很大的,直到3月15日左右,我們接待的一些外省援助醫療隊開始撤離,大家才覺得,疫情轉機可能要來了?!币彩菑哪菚r候開始,來世明等管理層的工作重心,開始往復工復產的方向轉移。

但是,他很快意識到,接下來的復工復產戰役,又將是另一種殘酷。

來世明把自己這兩個月的心理狀態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很焦慮,要想盡各種辦法來確保防疫物資和員工安全;中間一段,因為整個社會和輿論方向都在積極投身抗疫,員工也相對配合,心情會平穩些;如今,復工復產的漫漫長路才剛剛開始,來世明再度落入焦慮之中,“困難想都不用想,肯定一大堆?!?/p>

伴隨著秩序一同回歸的,還有商業理性。之前的兩個多月時間,拋開行業普遍存在的潛在營業收入損失,和針對加盟商的系列減免措施外,作為本土企業,積極參與抗疫工作,也增加了東呈的資金負擔。雖然來世明強調,如果有再次選擇的機會,無論是他,還是集團,依然會做出相同的選擇,但他也承認,決策之初,根本來不及細致考慮會付出的代價。

“之前大家出于內心的道德,不考慮成本地想做成這件事?,F在一切都過去后,也到了要自我清算的時候,真正落到你頭上的,你得自己去面對?!?/p>

據來世明介紹,目前已撤空的征用酒店,費用方案已確定(東呈旗下不同酒店品牌疫情前的市價多在兩百到四百之間,政府的支付價格不到七折),但如果算上防疫善后工作所需的開銷,這部分費用很難覆蓋實際成本。

這段時間,來世明等管理人員開始恢復酒店線下巡訪,對參與抗疫的店面展開全面摸排。防疫善后工作除了全面消毒,最迫切的還是營業前所有設施設備的修整復原。

“設施設備的損壞主要來自頻繁的消毒。比如墻紙、地毯還有布草,兩個月來消毒液噴來噴去,很多都損壞了;一些金屬制品因為表面被腐蝕,也得更換;另外,有些入住人員不太注意,走了之后,房間跟大鬧天宮過一樣……以布草為例,我們一般是1:3,一個床會配三套,一套鋪床,一套備用,一套在洗。如果更換較高品質的,僅布草一項,有的店可能就要花掉一百多萬?!?/p>

有的加盟商因此不滿,提出要獲得進一步補貼,這讓來世明很為難?!耙恢钡?月,我們能給加盟商免的費用全都免了,這期間我們自己也一直在虧損?!?/p>

截至目前,東呈在武漢市的酒店員工,到崗率已達到90%以上,暫時不具備營業條件的店,則要求員工在店待崗。曾一度風靡的“共享員工”策略他從未考慮過,除了員工技能不對口,也擔心共享出去的員工會就此流失了。

對來世明而言,目前最大的支出主要來自三大塊——房租、員工工資和修整復原成本。后兩者無從節省,大多數物業也不在既有的政策優惠范圍內。當下能做的唯有盡快增加收入。這也是3月中旬以來,總部給他的新任務?!拔椰F在的狀態就是,能省一點就省一點,能收一點就收一點?!?/p>

開源艱難。和很多同行一樣,東呈旗下許多酒店也開始涉足快餐和外賣領域,后廚由原有的早餐廚師加上員工組成??缮庖膊缓米?,“現在外賣的競爭也很激烈,我們在武漢這么多店,各家加起來一天也只能做到幾十萬?!?/p>

重要的指標依然是入住率。除了延續既有的調度和員工安全維護工作,來世明也開始將越來越多的精力傾注到客源拓展上。之前東呈旗下酒店多服務于商務出行人士,目前,個人旅游和商務活動雙雙停滯,唯一的增量,來源于復工復產企業的人員住宿需求。

“這部分的需求還非常有限,大家都在非常拼命地去爭取。除了那些仍被征用的,幾乎所有具備營業條件的門店都在做這件事。不管是一百塊還是兩百塊,不管是長租房還是短租房,都想辦法賣出去,虧本也要賣,但現在半價都賣不出去?!睋硎烂鹘榻B,目前他們已經談定的企業只有十幾家,“接下來武漢逐漸解封,肯定就得線下去跑了?!?/p>

早在3月初,來世明就向有關部門遞交過提案,希望有關部門考慮到東呈在抗擊疫情期間所做的貢獻,可以在企業復工復產員工住宿分配上,給予一些優先扶持,比如把東呈納入政府差旅的入住范圍,或者牽頭組織東呈湖北四百多家酒店與景區聯動,帶動湖北旅游業復蘇。但這些意見暫時并未被采納。他猜測大概源于兩個原因,一來領導的精力有限,二來有關部門擔心這種傾斜可能帶來質疑。來世明能理解,但有時也難免會有些心理落差。

接下來的4、5、6月份,對于武漢當地酒店行業,會是一段艱難時光?!?月份的客源會逐漸增加一些,5月份應該會有少量人員開始流動起來,會是一個市場適應期,然后6、7、8、9月慢慢爬,到10月份,我估計會恢復到百分之七八十?!?/p>

在這段時間內,作為經營者,來世明要扛起的擔子還很重。他陷入失眠,“難入睡,睡了也會反復醒來,整天都是昏昏沉沉?!比蚓频晷袠I已經出現的裁員或變相裁員的現象,他也在關注?!皩频晷袠I來說,即便疫情過去,要真正恢復,也要經歷一個漫長的爬坡階段,武漢就更難。我們現在還沒有裁員計劃,但能堅持到哪一步,還要看市場的情況,只有走一步看一步?!?/p>

?

全球化之下的危中見機

和來世明一樣,卓爾智造集團總裁吳奇凌也剛剛迎來2020年的第二場“戰事”。

根據公開資料,作為卓爾控股三大產業生態之一,卓爾智造生態圈包括華中數控、卓爾棉業、卓爾宇航和卓爾信科。事實上,直到3月20日,臨近武漢天河機場的卓爾宇航產業園倉庫才完成最后一批醫療物資的分發,宣告其為期55天的應急轉運分撥任務完成。

“之前我的工作更多是考慮怎么發揮企業專業優勢,協調各方資源,實現集團在疫情期間的公益目標,那現在,就是要迅速轉入復工復產的新階段?!?吳奇凌將這一過程比作“從為大家到為小家”,“不同階段有不同的任務和壓力?!?/p>

在他看來,國內企業在疫情期間出現的應對不足都指向了兩點原因:一是供應鏈還不夠成熟,二是產品結構有待調整。吳奇凌覺得,越是大的企業集團,越需要在后危機時代,思考產業的長遠布局,危中尋機。

等待交付的卓爾領航400和600型飛機 圖/受訪者提供

以卓爾的宇航集團為例,據吳奇凌介紹,之前公司業務主要集中在輕型飛機、飛行模擬器及工業級無人機的研發與制造,運營思路多圍繞大型航展的承辦及飛行培訓。疫情給公司后續的戰略發展也帶來了新調整,接下來,運營方面可能會更加重視航空運輸方面的投入;從機型上來說,目前公司已在采買直升機,打算布局面向醫療領域的航空救援,日后也會進一步拓寬機型儲備,從自產自研的輕型運動飛機拓展到直升機、公務機和短途運輸飛機。

卓爾旗下同樣因為應對疫情需求而打開市場的,還有華中數控。上市公司華中數控主要從事數控系統、智能機器人、伺服驅動、伺服電機等數控設備的開發、生產。這次疫情期間,公司生產的紅外人體測溫設備在包括雷神山、火神山、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等場景下已經獲得了廣泛應用。據吳奇凌介紹,疫情之前,這部分產品因為使用場景有限,且價格較高,市場有一定局限,疫情發生后,企業在原有產品的基礎上,也在進一步開拓產品線,拓寬中端及大眾市場。

卓爾智造集團總裁吳奇凌試駕卓爾JA600輕型運動飛機 圖/受訪者提供

相關聯的多元化戰略,被認為是集團業務在疫情沖擊下得以保持整體平穩的原因。在疫情期間,他們籌建了新的醫療板塊,把傳統的卓爾棉紡織業,向醫用紡織轉型。作為疫情防控物資擴產、轉產、新建“三個一批”企業之一,在武漢全城生產停擺的情況下,他們是為數不多的在封城期間投入上馬的項目。他們從2月中旬就開始密集籌備,短短的半個多月時間里,克服了交通、原材料等一系列困難,他們完成了14000平米的廠房的裝修(包括兩個防護服生產車間、一個口罩車間、一個實驗室),防護服和口罩生產車間共9條產線中的4條在3月8日和27日相繼完成產品下線。

武漢全城從封鎖狀態之下復蘇,絕不可能像按下開關那么簡單。解封之下,有待克服的問題仍然不少,比如人員交通問題?!皬凸で?,區政府來產業園實地考察時,我就提過這個問題,但這個要解決,既受國家整體統籌和各地具體政策的影響,也跟大家對湖北省和武漢市疫情的認知程度相關?!?/p>

新建的醫療產品車間,在設備調試階段就曾遇到這樣的問題?!耙话闱闆r下,新到的設備是需要廠家派技術人員來調試的,但省外的技術人員就不大愿意來。雖然我們身在湖北,知道武漢的疫情已經得到了很大的緩解,但外省的人還是會擔心。另一方面,各地針對湖北返回人員的政策也不一樣,他們從湖北返回后,可能面臨非常嚴格的隔離政策,這也會影響他們的工作和生活?!?/p>

隨著全球疫情的蔓延,供應鏈系統的保障問題也在遭受挑戰。卓爾宇航的飛機生產,有很多零部件都來自他們收購的海外工廠,目前生產配件的進口已經開始受到影響?!拔覀冊谀昵皟淞艘恍┡浼?,接下來的訂單生產還有糧草可用,但是國際疫情很難預測,如果要進一步擴大生產,還需要想一些辦法?!?/p>

全球化所面臨的考驗,在每家企業的運營鏈條上,都化成了非常具體、非常緊迫的命題,有時候,這也成為激發改變的催化劑。

“現在我們也在思考,如何加快我們的TC取證(TC即Type certificate的縮寫,代指型號合格證,是適航當局根據適航規章頒發的,用以證明民用航空產品的設計符合相應適航規章的證件)。TC取證后,所有的飛機零件,日后都可以在國內生產。疫情暴發前,我們的緊迫感其實沒那么強,會對境外公司有依賴?!币咔橹?,反倒成為了他們尋求技術自立的深層動力。

?

機器轟鳴,就是城市造血機能的脈動

卓爾宇航遇到的供應鏈問題絕對不是孤案,五六十公里外的東風乘用車公司,也在應對相似的境遇。

自2010年汽車超越鋼鐵成為武漢首個千億產業至今,武漢汽車產業已連續9年保持武漢第一大支柱產業的地位,和鋼鐵、電子信息制造、裝備制造、能源環保、食品煙草一起構成了武漢這一中部工業重鎮的六大千億元產業板塊。武漢的復蘇,必須要看的一個指標,就是汽車工業的復蘇。

創立于2007年的東風乘用車公司,是東風公司的核心事業板塊,和東風本田、神龍、雷諾同屬“東風系”整車廠,主營東風風神品牌自主乘用車業務,現有從業人員近2328人。就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公司的生產數字還相當理想:全年生產整車7.66萬輛,完成工業總產值88億元,同比增長14.09%。東風汽車人沒有想到,緊接著的這個冬春之交打亂了他們的生產戰略,他們將在特殊的環境下,應對一場攻堅戰。

從3月12日開始復工起,每天80%的工作時間,周德元都會待在位于武漢東風大道上的東風乘用車車間里。周德元是東風乘用車公司副總經理,分管制造和技術。

每天早上8:00,是管理層的早會時間,疫情之前,管理層都會圍坐會議室開會。而現在,周德元更多在生產車間遠程參加會議,他已經漸漸習慣了在車間邊走邊開會,這意味著,談到具體的問題時,他可以更快、更直觀地展現。

東風乘用車公司副總經理周德元 圖/劉有志

早會結束后是例行的巡查,巡查內容是確保一線的各項工作安全到位。從全員體溫監測、生產線運轉,到產品品質,疫情之下,需要比往常更多的耐心和謹慎。直到10:30組織每天的信息溝通會,這同樣會以遠程的形式召開。

午飯后,他的工作場所依然在生產車間,跟分管領域的各級干部進行溝通,了解物料供應、員工技能、品質保證等實時情況。晚上則是遠程總結會的時間,周德元需要了解當天的生產銷售的所有情況,包括銷售部門所需車輛的發運情況、當天生產任務的完成情況和遇到的問題,以及次日生產的物料和人員準備情況等等。

他把這種“泡一線+遠程會議”的方式稱為“立體工作方式”,工作效率反而比疫情之前更高。

3月13日,復工第二天,東風乘用車廠就實現了每小時生產9臺的起步產量;到了3月28日,復工兩周后,產能已攀升至每小時30臺,基本上達到了2019年的同期水平。3月30日,一線1348名生產工人中,實際返漢率超過98.3%,當天安排上崗人數為1223人。他們要把失去的效率追回來。

在周德元看來,汽車生產產能的恢復進度不能盲目,應以市場為導向,后續的產能增長情況,會依據市場需求來調整?!昂笔袌鲋笆俏覀兊闹刂兄?,但今年看來,相較于西南、西北和華南,湖北的終端銷售回升會稍晚。很多湖北銷售系統的員工還沒有辦法出差?!?/p>

恢復生產后,接下來如何在終端上逐步提升放大,以達到一個比較穩定向好的水平,是車廠面臨的一大難題。這并非唯一的不確定性。

即便銷售能逐漸向好,包括東風乘用車廠在內的國內汽車制造廠還需要經歷漫長的產業鏈恢復過程。一輛汽車的生產會涉及上萬個零部件,由供應商逐級出貨。雖然到3月22日,東風乘用車公司一級供應商的復工率已達到100%,但后續還要繼續二級、三級向下打通更長的供應鏈條,關口還很多。

和卓爾宇航一樣,如何實現進口零配件的國產化,也成為了東風乘用車廠采購和研發部門的最新課題?!斑M口KD件這塊也在經受考驗。目前全球疫情正在蔓延,盡管我們海外供應商占比并不大,但從長期看,依然需要強有力的替代方案?!?/p>

周德元覺得,疫情的刺激也讓廠家意識到了之前的不足,即作為自主品牌對海外零部件的依賴,沒有真正努力去挖掘國產化的零部件資源。他把這視作疫情帶來的另一種有力的促動,“很多事情往往是被逼出來的,留給我們的時間很緊張,但并不是沒有機會?!?/p>

疫情期間一些好的工作方法,也許會落實到今后的日常工作中。疫情帶來了危機思考,管理層意識到,企業應該更加提高緊急情況應對能力,制定針對疫情乃至洪水、干旱等的預案,開展日常演練。

無論面臨多少困難,車間的機器轟鳴聲,總能讓周德元感到安心。他甚至能從中感覺到某種生機盎然的力量。在他看來,這意味著經過近兩個月的停工后,一切正從無序向有序邁進,生產制造系統的元氣在逐漸恢復。

周德元是湖北天門人,2018年來到武漢工作,雖然只來了不到兩年,但他把自己看作“半個武漢人”。在他眼中,武漢這座城市充滿朝氣和活力,武漢人爽快而豁達,武漢人正攜帶著這種不敗的生命力,為城市的復蘇注入能量,“周日(3月29日)我來公司的時候,路上還沒什么人,只隔了一天,今天(3月30日)我上下東風高架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堵車了!真有點‘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感覺?!?/p>

??

(實習記者李艾霖、許多對本文亦有貢獻)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6期 總第64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代理瓜子赚钱吗 广西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青海快三走势图 五分快三什么意思 快3彩票手机app下载 尾盘选股买入高级战法 排列5走势图带坐标连 股票融资买入的步骤 飞鱼彩票网上投注 富曼欧外汇理财平台 黑龙江22选5奖池现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