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娛樂|有些樂隊剛入初夏?? 有些樂隊已經在過秋

稿源: | 作者: 久童 日期: 2020-08-11

音樂并沒有像那些固執的老輩所說的在一天天沉淪和膚淺下去,新一代人,又在新的成長背景下生發出了屬于自己的音樂。

文 久童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

?

?

上周六晚,樂迷們千呼萬喚、差點被拖成“樂隊的秋天”的《樂隊的夏天》第二季終于開播了。

?

如網傳的33支參賽樂隊,這次樂隊年齡跨度之大該怎么形容呢?實事求是地說,有些老樂隊在上世紀90年代成立時,新樂隊的孩子們還沒出生……前者包括野孩子、達達樂隊、木馬樂隊、聲音玩具等,不一而足。憑著資歷老、圈內知名度高的優勢,這些樂隊在初秀前首次互投時,幾乎毫無疑問地占據了票選TOP5的所有位置:后海大鯊魚、重塑雕像的權利、Joyside、木馬、野孩子、馬賽克(后兩者并列第五)。而那些新樂隊的名字,大家提起來多半是無知三連——沒聽過,不知道,干啥的?

?

可開場后,我們徹底驚了。老樂隊有的感覺平平,有的音樂風格還停留在上世紀90年代的流行曲式——正如水木年華在后采時承認的“就是過氣了吧”,有的發揮一如既往的牛B卻并沒有超出人們對他們的既有認知。而與此同時,給人音樂上的驚喜感、具備實驗性、既憑技術也憑情感征服我們的,卻正是那些我們之前一無所知的新樂隊。

?

福祿壽、Mandarin、超級斬,這三支成員平均年齡為25歲的年輕樂隊,各自在舞臺上展現了獨特的氣質和青年代際的巨大能量?!案5搲邸笔菑闹醒胍魳穼W院附屬幼兒園一路讀到研究生的90后三胞胎姐妹,正經音樂科班出身,出場一首寫給外婆的歌《玉珍》賺得全場眼淚,從編曲創作到樂器運用等各方面都有出人意料之處。本是一首低沉感傷之歌,卻在“起風啦”這句高亢聲嗓中加入了蒼涼、悲愴和悠遠,仿若對天長嘯——很難相信這竟然出自三個年僅25歲的姑娘。

?

年輕一代的音樂只有“小清新”“小確幸”和抖音神曲嗎?聽到福祿壽,我的第一反應是慶幸:音樂并沒有像那些固執的老輩所說的在一天天沉淪和膚淺下去,新一代人,又在新的成長背景下生發出了屬于自己的音樂。

?

最能詮釋這點的無疑是Hyperslash超級斬。這個極其二次元的樂隊,每次亮相都讓人聯想到各種熱血日漫,酷愛設計動態手勢加上擬聲詞。而他們的音樂大概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炸裂”。

?

毫不夸張,是字面意思上的炸裂——現場聽“超級斬”,哪怕你坐在百米開外,桌椅都是震的。他們的音樂讓人永遠跟不上自己的預期:清唱開場,似乎柔情,要出旋律了嗎?然而轉頭就是一聲硬核嗓悶聲狠敲你的腦袋。他們在臺上肆無忌憚地跳躍嘶吼,叉腰踏在音箱上,仿佛站在宇宙之巔,勢在必得地要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

?

有人用“瘋癲”來形容女主唱“酸”的能量,褒貶不論,但我確確實實感到了羨慕。藝術不就是在散發能量嗎?再過五年十年,恐怕連“酸”自己回看這段表演視頻都會覺得恍如隔世,然后感慨:“歲月不饒人啊?!辈皇遣幌?,是真的體力跟不上。何況,這種能量,真實地只能在年輕人身上尋得——它初生牛犢不怕虎,它莽撞而青澀,它直面南墻也要硬撞,而且以頭破血流為年輕的勛章。這是年輕的資本,甚至在年輕人身上都非常罕見。

?

但超級斬一定不會受所有人喜歡,對于他們,上一輩音樂人更多像是在寬容:那個躁動的充滿荷爾蒙的年代我們也經歷過,你們不過是換了種二次元的形式,我們不懂,也不覺得多好聽,但我們尊重。

?

可對于另一支三人樂隊Mandarin(普通人),音樂老炮兒的態度完全變成了:“我靠這真TM是后浪!再不跑是真要被拍死在沙灘??!”Mandarin很酷。三個分別生于1990、1994和1998年的男孩,在專業領域各有近乎天才的表現:主唱Chace年紀最小,但已經是音樂制作人,聲樂、樂器、編曲、混縮樣樣全能;鼓手安雨在打鼓圈內“可以說是最好的”;吉他手肖駿則是國內少有的爵士吉他手。三人都曾和國際大師合作,也都是科班出身,音樂有如其人的迷離和捉摸不定?!扒袄恕痹谒麄兩砩峡吹降氖蔷薮蟮目赡苄院蜐摿?,如樂評人張亞東所說,這個去年剛剛成立的樂隊,完全有可能創造出一種全新的音樂風格。

?

但在新樂隊大放異彩之時,我唯一感到遺憾的是,這些年輕的音樂,都像是從錄音室、從中產家庭的房間、從網絡空間生長出來的音樂。新一代音樂人迎來了更優渥的經濟條件、更寬容開放的環境、更國際化的音樂審美、更前沿的技巧,然而,那些從市井街頭、從泥土田壟上沾染的本土氣息,無可挽回地正在一點點地離我們遠去。哪怕僅僅為了這個,第一場任性臨場換歌、慘遭淘汰的五條人也顯得格外珍貴。

?

五條人真的是讓我在現場把肚子笑痛的樂隊,油膩市井中帶著股天真的可愛,最搞笑的是聽說他接受某自媒體采訪,聊到最后記者小姐姐發現時間沒用完又不知道再聊啥,空氣中飄著一絲淡淡的尷尬時,那哥們說:“妹妹,你會找到更好的工作的?!?/p>

?

但“老油條”如五條人,怎么會輕易離開人們的視線?我有預感,他們會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一遍又一遍地出現在觀眾眼前,博得眾人歡顏,然后瀟灑離場。

?

不為別的,因為他們是五條人,因為樂隊的夏天,才剛剛開幕。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6期 總第64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代理瓜子赚钱吗 股票指数有哪些 如何炒股详细步骤 安微11选5爱彩人彩票网 内蒙古11选五任选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股票指数大全 中国体彩11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上海老张期货配资 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网易控 河南481走势图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