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故事丨低調的高考鎮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吳芳 日期: 2020-07-23

在披荊斬棘闖過今年這場特殊的高考后,他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圖、文? 吳芳(除署名外)???

編輯? 方迎忠 鄭潔? [email protected]

晨曦中的毛坦廠鎮

?

7月5日一早,安徽六安毛坦廠鎮下起了小雨,送考大巴從毛坦廠中學緩緩開出,數百名家長打著傘前來送考,為學子們加油鼓勁。與往年聲勢浩大的萬人送考相比,今年顯得格外低調。

毛坦廠因高考而馳名,被稱為“亞洲最大的高考工廠”。媒體曾稱該鎮是一座單一產業城鎮,出產大量大學生,就像其他一些專門生產襪子或圣誕飾品的中國鄉鎮一樣。

據悉,毛坦廠今年參加高考的考生人數超過1.7萬人,涉及全國十多個省份。

7月5日一早,安徽六安毛坦廠鎮下起了小雨,送考大巴從毛坦廠中學緩緩開出,家長打著傘前來送考 圖/韓振

?

“一切為了高考”

在疫情開始之初,通往毛坦廠的所有道路都被切斷,剩下的進鎮通道實行嚴格控制。4月初,安徽高三年級開始復課之后,因外來復讀學生較多,毛坦廠曾短暫對外地家長和考生開放了幾天,隨之又實行嚴格管控,外來人員持綠碼依然難以進入,所有外來車輛禁止進入。

6月19日,毛坦廠鎮再次下發《高考前期疫情防控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來鎮接返學生家長是安徽省外戶籍的,車輛和人員一律不得進鎮;家長在進鎮接返學生時,須積極配合鎮疫情防控卡點查驗,主動“出示身份證+掃安康碼+測量體溫+佩戴口罩”等等。

6月30日距離高考只有一周時間,小鎮依然處于“封鎖”狀態,毛坦廠鎮成了安徽乃至國內管控最嚴格的小鎮之一?!斑@么做,一切是為了高考?!痹阪傋涌诳c,工作人員這么說。

毛坦廠鎮面積只有3.5平方公里,人口不過萬余人。從1999年后,毛坦廠中學以高考復讀聲名鵲起,每年吸引兩萬多學生和一萬多陪讀家長,整個小鎮都圍繞著“高考”在轉。

往年的毛坦廠鎮熱鬧無比:學校周邊滿是各種培訓機構、各種超市和文具店以及小吃店,道路兩側滿是各種煎炒烹炸的排檔,每天中午和傍晚放學,學校的幾個大門兩側都是密密匝匝的送飯陪讀家長……

疫情之下,一切都變了。排檔都消失了,放學時刻蜂擁的家長送餐隊伍不見了,學校門前的店鋪生意也冷清了很多。

街頭擺著紅色的襪子和香包,在當地,考生參加高考有穿紅襪子和紅內衣的習俗

?

一個人的特殊寒假

毛坦廠中學防控十分嚴格,所有寄宿學生都不能離開校園,吃飯都在食堂,節假日也不例外。而走讀的高三生,每天早晨6點多鐘排隊測量體溫進入學校,經過兩次測溫后進入教室,中午放學和晚上回來吃飯后,依然要接受體溫檢測后才能進入班級學習,每天要經歷六次體溫檢測。

近年來,隨著毛坦廠的影響越來越大,大量的省外考生前來復讀。來自云南楚雄的樊思濤就是其中之一。

樊思濤說,他來到高考鎮讀書,是父母的意愿,自己并不知道這所中學。由于離家太遠,加上學習緊張,今年春節他沒有回家。

“母親在封城前就回家了,這里就我一人?!狈紳氉砸蝗肆粼诹怂奚?,每天吃喝都是難題,好在樓下就是超市,于是他買來大量的方便面,后來實在吃厭了,就開始學習自己做飯。樊思濤說,期間當地政府也有聯系他,想給他送飯,但因為害怕跟外人接觸,他還是拒絕了?!耙粋€人呆著,我有更多時間復習?!?/p>

來自云南的樊思濤

回顧這一年在高考鎮的收獲,樊思濤說,成績提高了不少,不出意外,考上一本不成問題。

?

“我想上醫科大學”

受疫情影響的不僅僅是高考時間的推遲,還有對考生的心理影響。

中午,在毛坦廠中學東門外的一家面館里,來自安徽滁州的復讀生詹啟貴和同學正埋頭吃面條。詹啟貴在2019年高考中達到??品謹稻€,不是很滿意,于是來到了毛坦廠鎮。

來自安徽滁州的詹啟貴,今年決定報考醫學院

通過幾個月的適應,他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節奏,學習成績也提高了不少,沒想到春節后遭遇這次超長寒假?!半m然也在學習,但由于沒有人約束,緊張的情緒一下子松弛下來?!闭矄①F說,復學后還是很緊張,高考推遲一個月,影響還是蠻大的,“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補缺補差?!?/p>

當問到準備報考什么大學時,詹啟貴說“想上醫科大學”。今年這場疫情讓他改變了對醫護行業的看法,他特別崇拜鐘南山院士,將他當成偶像。在這之前,他從來沒有考慮過從事醫生這個行業。

?

陪讀奶奶

下午5點半,在距離學校不遠處的一棟出租房里,64歲的徐奶奶正忙著給孫子做飯,再有二十多分鐘,孫子就要放學回來,只有半個小時吃飯時間,她得提前將飯做好。

徐奶奶來自安徽阜陽,說起自己的經歷,她兩眼瞬間有些濕潤。據悉,徐奶奶有兩個兒子,家里原本做小買賣,未料在二十多年前遭遇離婚。那時大兒子已經成家,離婚后她獨自拉扯著小兒子,供他上學一直到大學畢業。如今小兒子也已經成家,夫妻雙雙在國外工作。

陪讀的徐奶奶一人管三個孩子

徐奶奶原本在合肥幫小兒子看房子,后來大孫子要到毛坦廠復讀,兒子兒媳沒時間,她就過來了。說起大孫子這一年的變化,徐奶奶立馬眼睛放光,她說孫子過來復讀時,讓她幫助照顧另外兩個同學,每人每月生活費只有800元。

一個人照顧三個人,辛苦不算,高考鎮的物價還貴,但即便貼錢,徐奶奶還是堅持下來了。奶奶說她有自己的考慮,另外兩個孩子成績非常好,每次考試都是班級前兩名,“跟他們在一起,孫子成績一定會沾光?!?/p>

事實也正如徐奶奶所愿。去年高考時,徐奶奶的大孫子只考了380分,而如今模擬考試孫子能考到500分,整整提高了120分。

?

托管媽媽

傍晚6時許,在學校新北門不遠的一處門面房里,二十幾個考生拿著提前分好的餐盤快速吃了起來。42歲的陪讀中心負責人邵華在一邊看著,并詢問這些同學明天想吃些什么。

托管媽媽邵華和考生在一起

隨著外省考生的增多,不少家長沒有時間陪讀,高考鎮涌現出不少陪讀中心。代陪讀就是家長將孩子委托給陪讀中心集中陪讀,除了輔導學習以外,洗衣、做飯、叫早等等一切日常生活,都由托管媽媽負責。

每天早晨,集市上的熟菜店里都圍著很多陪讀家長,店鋪發號排隊

目前整個高考鎮注冊的和非注冊的陪讀中心可能有一兩百家之多。這些托管媽媽,通常一人負責十幾個乃至一兩百個考生,邵華只是其中一個。

邵華在孩子讀小學六年級時,就來到毛坦廠鎮陪讀,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算一算已有七年時間。由于她人脈活絡,在女兒讀初二時就開始做“托管媽媽”,開始時代陪兩三個,后來漸漸多了起來。去年女兒考上同濟大學后,她開始將“托管媽媽”當作工作,如今負責代陪24個學生。

談到今年的疫情,邵華說一開始還是很擔心的,尤其是湖北的考生。不過最終還是按照鎮里的管控政策,對所有外省來的考生進行了核酸檢測,然后統一進行了14天隔離。

晚上22:50,學校下晚自習,走讀的考生如潮水般涌出學校大門。接下來的時間,他們有的要進入培訓中心繼續學習,有的則返回住處挑燈夜戰。

對毛坦廠鎮來說,無論是樊思濤、詹啟貴等1.7萬考生,還是像徐奶奶這樣的近萬名陪讀家長,都只是過客。在披荊斬棘闖過今年這場特殊的高考后,他們還有更長的路要走。

傍晚,孩子們上晚自習后,陪讀家長繞著校園散步,鍛煉身體,身后是校園內的偉人雕塑

來自安徽蕪湖的陪讀媽媽站在樓上看孩子放學

7月3日所有的復讀生離開,陪讀家長彼此都成了朋友

一些陪讀媽媽夜晚會到毛坦廠的服裝廠里打工。王大姐一邊陪讀一邊掙錢,一個月能有一千多元收入,剛剛夠孩子的伙食費

夜晚10:50,一些家長在毛坦廠中學校門邊等著接孩子

夜晚,由當地政府工作人員組成的“鐵拳護學隊”在學校周邊巡邏,這在往年很難看到

夜晚10:50,考生結束晚自習回出租房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6期 總第64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代理瓜子赚钱吗 浙江体彩6汁丨开奖公告 信质电机股票 辽宁11选5时间 生物医药龙头股票推荐 东方6十1开奖结果 今晚六彩开奖号码结果 快乐双彩预测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内蒙古11选五任选走势图 今天体育彩票中奖号码